浙江智工阀门科技有限公司

沿着高速看中国丨“天梯高速”的红色回响

发布日期:2021-05-08 21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  沿着高速看中国丨“天梯高速”的红色回响

      新华社成都5月7日电 题:“天梯高速”的红色回响

      新华社记者 康锦谦、王曦、刘梦琪

      京昆高速公路雅西段,也称雅西高速,自四川盆地边沿向横断山脉爬升,沿古丝绸之路穿梭深山峡谷,为我国乃至全世界天然环境最恶劣、工程难度最大、科技含量最高的山区高速公路之一,被誉为“天梯高速”。

      全长240公里的间隔,衔接了四川省雅安市与西昌市,串联起多处革命遗迹,留下“彝海结盟”“红军强渡大渡河”等经典红色记忆。

      自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动身,沿雅西高速经由“彝海结盟地”冕宁县,两个多小时便达到雅安市石棉县安顺场镇。86年前,这里进行了一次事关红军运气的渡河战役。

      1935年5月,中心红军巧渡金沙江后,红军长征路过安顺场,当地老秀才宋大顺力劝红军快快过河,切莫停留。与此同时,蒋介石叫嚷“让朱毛成为石达开第二”,打算凭借大渡河天险南攻北堵,围剿中央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地域。时年90多岁的宋大顺曾亲眼见过石达开覆灭于此,清楚蒋介石的“如意算盘”居心之险恶。

      一路上,深山大川延绵不绝,峡谷急流令人震动。在安顺场红军渡,只见大渡河急湍似箭,猛浪若奔,一只渡船模型悄悄地靠在河岸边,好像仍在陈述红军当年的英勇。

      “从这里强攻通过的,除了红军,历史上再没第二个!”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留念馆副馆长宋福刚是当年“宋秀才”的曾孙。这些日子,前来安顺场参观、学习的游人川流不息,宋福刚天天忙得脚不沾地。他说,让红军精力代代传下去,既是祖辈的期许,也是他的义务。

      沿雅西高速持续向北,就来到雅安市汉源县,这是一座以花椒驰名的小城,也是红军长征时“佯攻大树堡”等经典战斗的产生地。80多年后,红军精神仍鼓励着当地大众。

      宏大的白色风车发出轰鸣声,铺天盖地的花椒田郁郁葱葱。站在汉源县清溪镇的“花椒山”,汉源县瑞希种植农夫专业协作社负责人郭先义告诉记者,借助“甜樱桃+花椒”产业,他的家乡同心村这个昔日的贫穷村摇身一变,成了工业新村,现在又创办了30余家农家乐,城市游览初具雏形。

      从小潜移默化红色故事的郭先义是一个被艰苦打不趴的青年,他底本在大城市打工,2017年回到故乡,看见年老的父母劳作辛劳,决议留下投身农业出产。

      那年5月,眼看甜樱桃丰产在望,一场从天而降的冰雹让果树受损、果子减产、樱桃畅销。着急中,他尝试通过微商销售,又由于没有教训而失败,最后不得已免费寄送产品,只求得到客户反馈倡议。

      “以前红军打仗的时候脑袋很机动,这里是吸引敌军火力的佯攻地,红军实在是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。咱们从小就知道这些故事,所以也塑造了我们碰到难题不要怕,大不了再找措施的性情。”

      郭先义不一败涂地,他踊跃参加各类农业培训,学习相干常识。2018年,他带头注册成破了汉源县瑞希种植农夫专业配合社,履行同一种植技巧尺度,发展绿色农产品,并吸纳建档立卡贫苦户就近就业。

      烈日下,雅西高速上车流滚滚,终于到达这段高速出发点雅安市,再开一个多小时车,就是那座因“飞夺泸定桥”一战著名的红色小城泸定。

      “叮铃铃、叮铃铃……”峡谷间的山风吹着铁索发出的声音,仿佛与奔涌大渡河的怒吼声一唱一和。走在泸定桥上,不禁使人联想到红军兵士们夺桥的冲锋号跟枪炮声。

      “假如想到逝世,我们就冲不外去了。”李友林是当年飞夺泸定桥22名壮士之一,他的儿子李理告知记者,他曾问过父亲,爬铁索夺桥的时候,岂非就没有想到过死吗?至今,父亲的答复仍缭绕在李理耳边。

      游人们扶着摇晃的铁索,胆大妄为地迈着碎步,有胆小者,闭上眼睛由人牵引,仍头晕眼花。走一遭泸定桥,更觉红军当年夺桥之勇敢。

      天气渐晚,霓虹灯闪耀,站在桥头,可见广场上衣着各族风情衣饰的居民们围在一起跳起了锅庄舞,路边挑着红樱桃叫卖的藏族大妈生意红火。 【编纂:朱延静】